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战国野心家 > 第九十七章 投靠

第九十七章 投靠

战国野心家 | 作者:最后一个名| 更新时间:2019-04-18 21:2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时也,势也。

    论辩论,这些贵族派来的人不能够辩赢卫让;论人数,人热平等的天志之下原本不是人的人也成为了人;论煽动,这些贵族的口号谈着德却忽视了利反倒讽刺求利者皆是小人;论谋划,墨家本身就是为了让天下割裂为贵族和庶民并且闹的越厉害这裂痕就越明显。

    在卫让的借题发挥之下,场面的主动权已经完全被那些隐藏的墨者控制,民众的怨气开始酝酿和发泄,到最后大势已成。

    众人决议,稍微修改了一下卫让所言的那些惊雷般的宣言,立以为宪纲。

    并且决议,所有在费国的贵族,必须要一个月之内前往都城,盟誓认可这个宪纲,然后表面上都城的人退了一步:只要贵族们来都城承认这个宪纲,之后具体的法令只要在宪纲为善恶标准之下可以慢慢商量。

    实际上这是把贵族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一旦承认了这个宪纲,那么授田分地、取消封建义务等事就是必然的,否则众人可以裁定那些法不合于宪纲,无效。

    一日的争论结束后,这些消息迅速传遍了费国都城的大街小巷。

    被扣押软禁在都城的费国贵族们立刻开始了串联和密谋,众贵族各用手段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后,先是例行地咒骂了一番贱民求利这样的乱天下之行,随后便开始讨论起具体该怎么做。

    “木无根则枯,水无源则涸。这宪纲,我们无论如何是不能够答应的。一月之期,到时候便不能再拖延下去。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这些贵族与外面是有联系的,只是他们不能够逃脱都城,因为一旦逃脱失败就要面临杀身之祸,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跑。

    现在已经是万不得已之时。

    一人道:“公子放尚在武城,不若我们推公子放为君,斥都城为叛,起兵诛公子峦为大义,邀齐、魏之兵为援,如何?”

    刚才询问外面情况的贵族立刻摇头反对道:“事已至此,不能够推公子放为君。庶民已起,又有善知兵者治之……恐怕我们不能够取胜。”

    “况且,齐、魏出兵为援,代价是什么呢?他们如何愿意出兵?到时候,割谁的封地为贿呢?”

    说到具体的实利,那些本想着推在外的宫室子弟公子放的贵族们立刻无言。

    那个否决的人悄声道:“不若效齐之公孙会、楚之屈宜咎!”

    众贵族一怔,炫技明白了其中关键,纷纷叫好。

    齐国公孙会反叛,自知自己不能够成功,将自己的封地依附赵国,宣布将廪丘投靠赵国,以此让三晋出兵。

    三晋出兵后,屈宜咎依旧是廪丘的封地之主,只是换了一个履行封建义务的君主。

    楚国屈宜咎,因为反对楚王正在进行的一系列的集权变法改革,将自己的封地一同投靠了韩国,也作为韩国的大夫,自己的利益丝毫未动。

    分封制下,此处不留爷,爷便带地投敌国,这是常有的事,也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相反,他们都咂摸出了如此做的好处。

    如果只是推公子放为君,那不过是费国的内乱,到时候齐、魏纵然出兵,也只是帮忙,最多也就是割让一两座城邑作为谢礼,而割让谁的那恐怕也是个问题:大家都为这件事出力,凭什么割让我的?

    而且齐、魏也未必会费心,可能还要担心遭遇抵抗,权衡利益之后未必会出兵。

    但如果效仿公孙会投晋、屈宜咎投韩这样的事,公子放自然做不成国君了,但是他们这些有封地的贵族依旧是贵族。

    在齐国做贵族和在费国做贵族,并没有区别,只有国君才在乎其中的区别。

    这样一来,等同于为齐、魏增加了土地,而且齐、魏的干涉也就名正言顺。

    本来费国作为鲁国分出去的附庸国,第一时间考虑的应该是鲁国,但是鲁国太弱了,他们觉得投靠一个弱国只怕未必能够成功,不弱一劳永逸。

    再者因为几年前齐国伐最之事,鲁国也是泗上非攻同盟之国,他们投靠鲁国,恐怕会引起墨家的不满,而鲁国国君也未必愿意要这块烫手的土地。

    楚国和墨家的关系这些小国的贵族读书少,根本看不明白局势,只能下意识地以为楚国和墨家结盟。

    而越国从潡水之战后彻底丧失了在淮北泗上的霸权,投靠越国也是不智之举,

    也就只剩下齐、魏两国可以投靠。

    此时却有贵族道:“只是此时公子放在武城,只怕他不能够同意我们以土投齐、魏之事。他如今正在斥责公子峦犯上作乱,欲举大义而召众大夫。”

    提议投靠齐魏那人伸出手,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道:“事已至此,公子放当死。可嫁祸于公子峦。若公子放举大义,我们如何投齐魏?不投齐魏,祭祀难保。”

    “投于齐魏,我们尚可为大夫。若公子放举义起兵,一旦被击败我们便要被都城暴民所杀。至于盟誓承认宪纲,更不可能。”

    “可阴遣人于齐、魏。待一月之后,公子放当死于暴民刺杀,吾等投齐魏为公子放复仇。”

    众人称善,那人又道:“我们如今困于都城,此时正该假意愿意盟誓宪纲,待时机成熟,再行逃脱。集结封地之兵,汇于武城,以投齐魏。”

    …………

    齐国,临淄。

    此时距离田和始立为侯已过去了四年,不过若是从当年那场临淄街头的闹剧流放齐侯自号保民开始算起,时间更长一些。

    田和已经老了,也深知自己可能熬不了几年了,幸运的是自己看样子可以熬死自己的兄长。

    田氏从“窃国大盗”这个成语的源头田成子算起,靠的是家族繁衍,广纳姬妾、不禁宾客只要名义上的儿子的办法来谋取齐国。

    大约是田成子自己忙不过来。

    这种办法配合分封制,为田氏代齐铺好了基础,早年间齐国十分之九的封地城邑都归于田氏子嗣。

    可这也让田氏内部的争斗一直没有停歇。公孙孙、公孙会、项子牛之乱中,田和田昊兄弟两人合力,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这胜利的结果,却是兄弟两人之间的矛盾日益上升,只不过刚刚取代了姜齐,这时候还不能够翻脸。

    田和已经有了一个颇为聪慧的儿子,取名田午。

    田昊自然也有儿子,取名田剡。

    田昊的势力庞大,不亚于田和,当年楚国来请齐国出兵救援大梁榆关的时候,使者找的是田昊而非田和。

    虽说现在是田和做齐侯,但也只是兄弟两人各自势力的一种平衡,下一任齐侯应该轮到田剡,这是商定好的事情。

    后世的历史中,《史记》中根本没有田昊、田剡的任何记载,因为田和、田午父子俩将那一对父子的实际完全抹杀,仿佛齐国根本就不存在这两个人一样。

    但是楚国的记录中、魏国的竹书中,却都绕不开这父子俩,互相印证之下,田午田和到底是怎么取得的政权也就可想而知。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田午弑君后五国攻齐,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了齐国内部之争,以至于田午弑君之后的齐国只怕不下于他父辈的公孙孙公孙会项子牛之乱时候的虚弱,这才让卫国这样的小国都参与了伐齐。

    后世被称作桓公、留下了讳疾忌医的典故、创建了稷下学宫、以五德之说为自己谋求代齐合法性的田午,今年已经十五岁。

    现在,作为一个阴谋家而言,年纪还小,实力还不足。

    齐伯父田昊留下的势力还足够大。

    此时作为齐侯的田和,已经积累了足够的优势,因为几年前的伐最之战,正是自己的兄长田昊指挥的,一场大败,说不得田和心里还是要感谢墨家当年的痛击。

    虽说除了伐最之战那一场失败外,齐国这几年也算是安稳,姜齐被废,因为早已经削减了忠于姜齐的羽翼,因而根本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当然齐国众人对于天命、血统的轻视也正是没有大规模动乱的原因。

    可是齐国此时仍旧算不上一个强国。

    以体量而论,天下诸侯中也能排的上号。

    比起从晋中分出的韩赵魏、比起已经开始变法的秦,田氏之齐现在只能算是弱国。

    原本田齐的强盛,要到田午之子齐威王的时候。

    法理上有稷下学宫以五德之说解释了代齐合法性、内部集权变革烹杀了一些大夫、外部有孙膑领军变革军制以弩代弓士等等,这才得以徐州相王成为天下强国。

    可现在,当年靠着血缘分封的家族流,占据了齐国绝大部分的土地。

    当原本作为“臣”的田氏成为了“君”之后,这种家族分封的后患也就显现出来。

    田成子当年不支持分封制,不广生子嗣,就不可能谋齐成功;可等到田氏自己成为君主的时候,又必然反对分封制和贵族分权。

    放眼齐国,俱是亲戚;环顾四境,处处封地。

    靠着家族广泛分封取得了齐侯职位,便要承受家族分封不能集权的反噬。

    此时此刻的田和需要一场胜利,一场足够的积累威望的胜利,才能够为儿子铺好变革、集权、干掉自己的侄子和兄长残余势力的路。

    分封建制下,没有大国的君主不想集权,只有做到和没做到的区别。

    田氏能够用百年的时间谋取齐国,田和自然也愿意用更长的时间为儿子铺好路,彻底击败自己的兄长,完成集权,使得齐国成为天下大国。

    这种心态之下,当费国贵族的密使来到临淄时,田和确信自己的机会来了,自己临死之前还可以为儿子做一件大事。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